作者: 
大东分局

问题:你还记得你当警察的第一天的事吗?也许大家都不记得了,但我永远记着我从警的第一天,因为这一天,我被一条狗“咬”了个下马威。

?

我包的那片社区还有不少平房,这一户那两户的,情况还真不好熟悉。那天我刚进小巷口,就被一条大黑狗给盯上了,盯着盯着,它就拗地一声扑了上来。

?

?

我小时候被狗咬过,吓得腿立刻就软了,手里的记事本也扔了,大喊救人。最后还是被围观的群众把狗给赶走了,这一下我也成了社区里的名人。那段时间都抬不起头来。

?

别看我是柔弱的女警,可就是不服输,我的骨子里有那么股犟劲。

?

再说这个社区也确实需要我。有一户祖孙俩在一起住,爷爷病了,找到我,问我能不能帮他接送一天孩子上学,我点了头。哪知这一送就是两年。送来送去,那孩子非得我送才肯上学。还有一位老大娘,向我打听户口的事,我帮她按政策落了户,她就把社保等一大堆手续都让我帮着办,有时我还帮他买菜捎点日用品,大娘一个人孤单,想找人唠嗑,我就常往她那里跑,别人都把我当成了她的干女儿。小区封闭不严,居民们找我;楼下的麻将馆扰民,他们找我;有人把房子租给不三不四的人,他们也找我。我一下子成了一个被人惦念、被人需要、被人信任的人。一个社区民警竟然和千家万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我在社区里走一圈就有一大帮人围上来打招呼。

?

?

时间长了,那狗也不再咬我,看见我直摇尾巴,那意思好像说:不好意思啊,姐姐,上回我差点事儿。我在前面走,它就在后面跟着。嘿!有点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的味道,场面还挺壮观的。

?

当一股股暖流不断撞击心坎的时候,我会不由自主想到幸福这个词,幸福就是踏踏实实为别人付出,就是自己的不断成长,就是无数小的喜悦汇集成的巨大满足感和成就感。

?

这种长年累月的付出也同样伴随着辛苦,甚至还要承受委屈、还要吞咽泪水。

?

一次,社区蔡书记给我打电话,说有人在社区闹事。我开始没太当回事,这样的事太多了。等去了一看,我当时就傻眼了:社区办公室里东西扔得到处都是,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人坐在地上的行李上大吵大闹,屋子里充满呛人的怪味。原来,是一位刑满释放的回来后,继母不收留他,又没工作,到社区吵着闹着要低保。见我穿着警服,就冲我嚷:你不是警察吗?你把我抓起来得了,抓起来就有人管我吃住了。越吵越冲动,把碗里吃剩的汤水全泼到了我的身上。

?

?

我气得差点掉眼泪,但是大伙看着我呢,我牙一咬,冲他说:你跟我走吧,我给你解决。我先把他安置到一个小旅店,又去做他家里人的思想工作,口干舌燥讲到晚上八九点钟家里才答应让他暂时回去住。第二天,我又帮他找了个刷车的活儿。这一整套下来,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,头昏沉沉的,但我确确实实解决了一件难事,那种充实感又是实实在在的。

?

这种存在感和价值感就是我人生的意义所在,就是我这个普通警察的意义所在。一个人的情怀有多大,他驰骋的世界就有多大,他的幸福就有多大。这不是矫情,是我心底由衷发出的心声。

?

去年,我的辖区五台子里发生一起杀人案,一个药店的更夫被人连刺了十几刀,还抢去了药房的财物。根据掌握的视频线索,这个犯罪嫌疑人很可能躲在我们社区的几十栋楼里。按分工我和一个社区干部走访离案发地较近的十栋居民楼。出发前,所领导再三强调犯罪嫌疑人手里有刀、又杀了人,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。我知道,如果犯罪嫌疑人真在这十栋楼里,那么我的每一次敲门都冒着巨大的危险,但是警察的责任和使命驱使我必须这样做。第一天,我从早上一直走访到下午下班,没有敲开门的晚上继续敲,脚肿了就换一双轻便的鞋。第二天那名社区干部病了,又没有人顶替,怕我有危险,爸爸就陪着我,因为爸爸腿脚不好就在楼下等我。我上楼的时候,爸爸说:我每隔10分钟给你打一次电话吧。这时,我看到爸爸的眼里有莹莹的泪光,转身的瞬间我也流下了泪水……

?

?

我们正处于一个羞于谈论个人成长的年代,似乎青年人的一切都那么随性,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青春。但是这个时代又多么需要正能量,需要我们青年人一茬茬地成长,为社会、为他人默默地奉献,付出。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包街民警,我的成长就在我的社区,在这片与人民血脉相连的广阔天空。